摇号上学、高考强基计划、教育部最新发布的“负面清单”是减负工具还是鸡娃手册?

前阵子,教育部接连放了几个“重磅炸弹”,炸得很多家长晕晕乎乎的,先是中小学生入学的“公民同招、摇号上学”,再是高考的“强基计划”。谁也没想到,这次的教改来得这么突然,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当时我还挺庆幸的,暖暖还小,这两个政策对她还没那么大影响。可还没庆幸几天,就被教育部发布的“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直接炸懵了。这是什么操作?这波“减负“是真的吗?对孩子又有什么影响?我应该怎么做?

为了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我查看了教育部的官方网站,仔细读完了整个政策。这个政策主要作用是作为严查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行为的依据。

首先这份清单实际上就是规定了不能教书本里没有的,也不能过快教、提前教,更不能跟升学挂钩。按照清单严格操作的话,就相当于砍掉培训机构一半的教学内容。

其次,这份清单主要涉及到六个学科: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像是暖暖这个学龄段的孩子,主要涉及的还是语文、数学、英语这三科。

低年级语文方面,主要还是从识字、阅读和写作三个方面进行。像是识字方面,生僻字、繁难字属于超纲内容,不要求教。我看到清单里举了一个二年级课文《大禹治水》里边“鲧”字的例子。其实这个字我查的时候,发现北京的课改版是没有这篇文章的,这说明清单内容还是具有一定地方特色的,并不是全国通用。

在阅读方面,清单里也有一些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比如说,对于文言文,暖暖这种低年级的孩子不需要理解课文内容,也不要求系统掌握文言文语法知识,可是到了高年级,又要求能背、能写、能理解。倒不是说这样安排有什么不对,只是这样的话孩子升入高年级,课业一下子就会繁重起来。我一位朋友的女儿今年上小学六年级,整个小学阶段一百多篇文言文,除了理解课文,掌握一些文言文的语法知识,还要求全部都要会背、会写,课业压力非常大。 而在写作方面,清单里不要求低学段学生写出含有多种表达方式、多种变现手法、结构复杂的文章。这个界定起来就很模糊了,也不大好做判断。

我在看清单的同时,也同步对比了学而思低学龄阶段语文课程方面的大纲,几乎相当于把这些课程里边所有的内容都砍掉了,对比数学的时候,也发现存在同样的问题。

而看完英语部分的清单我有点懵,如果按照这上面的内容严格操作,暖暖现在学的内容就是超标内容,基本上所有英语课外辅导机构也可以歇业了。

但是就暖暖现在学习的情况而言,并没有觉得英语很难,也没有因为学习英语丧失兴趣,反而因为读到了更多的原版童话觉得很喜欢,因为能跟国外的孩子和老师交流觉得很有趣,这样的学习到底要不要砍?

我反复读了好几遍这个清单,也去网上看了很多网友的评论,发现一个细节,很多网友都误以为清单上的知识不用学了!但事实上,清单里讲到的这些不是说不学了 ,而是校外机构不能超前学。

培训不得超出现行义务教育各学科课程标准规定的各学段要求。禁止将较高学段的目标与内容提前。培训内容不得超出本地区使用的义务教育教科书的难度。培训不得超过所在县(市、区)教学的同期进度和要求,禁止在寒暑假培训下学期教科书的知识内容。禁止使用繁、难、偏、怪的练习题。这可能是一本完整的“鸡娃手册”!

清单里讲到的这些校外机构不能超前学了。但是,如果家长想教,孩子又愿意学,就不在这个范围里了。

所以,对于暖暖这样不是“天鸡”,大多数还需要家长辅导的孩子来说,这个负面清单,真的有点细思恐极。

仔细看完每一科的具体“示例”,我突然发现暖暖现在学的内容不但没有超前,还滞后了。

看了语文数学示例中的内容,不管北京课本里有没有,暖暖基本上都没接触过,完全的知识真空区。

我问了身边的闺蜜,她们孩子的情况跟暖暖差不多。说真的,都挺茫然的,课堂不让教,课外又不允许教。那学还是不学呢?怎么学?又学什么呢?这些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而且就我感觉,如果这份清单被选择性执行,就可能成为超前教育的“鸡娃手册”。比如全省之内有一个城市或者县城不落实负面清单,那这个省其他的地区也会跟着不落实,因为高考竞争就是县市之间的竞争,没有一个地区想要落在后边。 只要有部分地区不严格落实,对超标超前教学把控不严,那这份减负清单其实反倒提醒了部分学校、培训机构怎么进行超前培训。

而针对家庭辅导这方面,这个清单也会拉大孩子们的差距。清单中说,如果孩子有兴趣可以自主去学。可是学习本身就不是轻松愉快的事情,暖暖这个年龄,很少有孩子出于兴趣主动去学,还是需要家长去督促。有的家长督促,有的家长不督促,或者督促的程度不同,那差距自然而然就大了。还有就是,这段时间我一直陪暖暖上网课,感觉课程相对都比较简单。只要暖暖不走神,一节课25分钟下来,就能轻松掌握课堂“应知应会”的内容。但老师在课上提一些“探索式问题”,希望孩子们课后“想一想”、“做一做”的问题,很少有孩子去做,基本约等于没有。有好几次,我陪暖暖上课,清清楚楚地听到老师说“有兴趣的同学,课后可以试着做一做。”但下午检查作业时,几乎就没看见暖暖做。我问她的时候,她会理直气壮地告诉我:“老师没要求做啊,也不是老师留的作业,不用做啊!” 这也让我很焦虑,她不做,有的孩子做了,差距也就出来了。

我问了一位多年从事一线教育的老师朋友,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朋友说负面清单初衷是好的,但是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是否正确,还有些需要商榷的地方。比如像北上广深这种超一线城市,教学资源很丰富。拿英语来说,有些孩子出于兴趣和需要,确实想要在英语上学得更快、更深一些,算不算超纲学习呢?像暖暖这样低学龄的,也有不少正在线上学习外教课,虽然学得是口语,难免会涉及到一些语法知识,可不可以呢?

还有很多学校倡导项目化学习,朋友说这种跨学科的学习方式肯定会涉及到一些高年级才能接触到的知识。如果孩子顺势学了,有了兴趣想更加深入学,是不是也算超纲呢? 细数下来,在实操清单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误伤”到孩子的学习延展部分,或者直接引来部分地区、学校、培训机构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更会引起家长们的焦虑。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份清单能够彻底、严格地执行,孩子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那么孩子的特长就更能得到发挥。

比如对天文感兴趣的孩子,就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物理和数学方面;对历史感兴趣的孩子,可以专心地研究一下有趣的历史故事;对语言感兴趣的孩子,多花点时间在语言上,说不定就掌握了一门新的外语。 集中时间和精力,重点发展兴趣方向或优势能力,更容易让每一个孩子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方向。其实,这份减负清单的针对性非常强,明确规定了培训机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先不说减负清单可以实行到什么地步、可以走多远。作为家长,我认为清单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部分机构通过制造恐慌和焦虑来盈利,并不是反对孩子好好学习,积极求知。

只要孩子有兴趣,该学还得学。 我觉得,如果教育资源没有平均分配,还是以学科成绩排位拔尖,那这“一刀切”的“负面清单”就如同要迟到赶不上的地铁时,在旁边摇旗让大家不要着急等下一班的执勤人员一样,没有多大意义,只会徒增家长的焦虑和压力。毕竟再几年普通高中的升学率都只有50%了,你家不学,别家都在学啊!最后,赤膊上阵带孩子上刀山下火海的,大概也就是老母亲老父亲们了。(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 END / ————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